子午書屋
瓊瑤作品集

首頁 > 瓊瑤作品 > 煙雨朦朦 > 正文

第二章

  我對著鏡子,把我齊肩的頭發梳整齊了,扎上一條綠色的緞帶,再淡淡的施了一層脂粉,媽說我這樣打扮看起來最文靜,而我就需要給人一個文靜的感覺。這已經是我謀職的第五天了,與其說是謀職,不如說是到處亂撞,拿著一大疊剪報,滿街奔波,上下公共汽車,淋著雨,各處碰釘子!今天也不會有結果的,我明明知道,卻不能不去嘗試。我手中有今天報上新刊登的幾個人事欄的啟事。第一則,是個私人醫院要征求一個護士。第二則,是個沒沒無聞的雜志社,要一個助理編輯。第三則,是個××公司,征求若干名貌端體健的未婚女職員。一切結束停當,大門呀的一聲被拉開了,媽急急忙忙的跑上榻榻米,手里提著把油紙傘,蒼白的臉上浮著個勉強的微笑?!芭?,依萍,我到鄭太太那兒給你借了把傘來,不要再冒著雨跑吧,弄出病來就更麻煩了!你的鞋子已經修好了……巷口那老頭說,修鞋的錢以后再算吧。他……真是個好人呢!”

  我看了媽一眼,她的臉色白得不大對頭,我忍不住問:

  “媽,你沒有不舒服吧?”“哦,沒有,我很好?!眿屨f,努力的微笑了一下。笑得有點可憐,我猜想,她的頭痛病一定又犯了。她在床前榻榻米上鋪著的一張虎皮上坐了下來,這張虎皮是從北方帶出來的,當初一共有七張,現在只剩一張了。媽常常坐在這張虎皮上做些針線,寒流一來,媽的冬衣不夠,就裹著這張虎皮坐在椅子里,把虎皮的兩只前爪交叉的圍在脖子上。在我們這簡陋的兩間小房子里,只有從這張虎皮上,可以看出我們以前有過的那段奢華富貴的生活。

  “媽,我或者可以借到一點錢,中午不要等我回來吃飯,晚上也一樣。我想到方瑜那兒去想想辦法?!狈借な俏抑袑W時的同學,也是我的好朋友。

  媽媽望著我,好半天才說:

  “只怕借了錢也還不起?!?/p>

  “只要我找到事就好了?!蔽艺f:“唉,真該一畢業就去學點打字速記的玩意兒,也免得無一技之長,高中文憑又沒人看得起?!蔽夷昧擞图垈?,走到玄關去穿鞋子,門外的天空是灰暗的,無邊無際的細雨輕飄飄的灑著,屋檐下單調的滴著水。媽又跟到門口來,看著我走出門,又走來幫我關大門,等我走到了巷子里,她才吞吞吐吐的說了一句:

  “能早點回來,還是早點回來吧!”

  我瞅了媽一眼,匆匆的點點頭,撐開了傘,向前面走去。研究了一下路線,應該先到那個私人醫院,地址是南昌街的一個巷子里,為了珍惜我口袋中僅有的那四塊錢,我連公共汽車都不想坐,就徒步向南昌街走去。到了南昌街,又找了半天,才找到那個巷子,又黑又暗又狹窄,滿地泥濘,我的心就冷了一半。在那個巷子中七轉八轉,弄了滿腿的泥,終于找到了那個醫院,是一座二層樓的木板房子,破破爛爛的,門口歪歪的掛著一個招牌,我走近一看,上面寫的是:

  “福安醫院-留日博士林××

  專治:花柳、淋病、下疳、陽痿、早泄”

  旁邊還貼著個紅條子,上面像小學生的書法般歪歪倒倒的寫著幾個字:“招見習護士一名,能吃苦耐勞者,學歷不拘?!蔽疑钌钗丝诶錃?,連進去的勇氣都沒有,立即掉轉身子走回頭路,這第一個機會,就算是完蛋了!把這張剪報找出來丟進路邊的垃圾箱里,再從泥濘中穿出巷子,看看手表,已將近十一點了?,F在,只有再去試試另外那兩個地方了,先到那個雜志社,地址在杭州南路,干脆還是安步當車走去。到了杭州南路,又是七轉八轉,這雜志社也在一個巷子里,也是個木造樓房,門口的牌子上寫著五個龍飛鳳舞的字:

  “東南雜志社”

  老實說,我就從沒看過什么東南雜志,但,這五個字卻寫得滿有氣派,或者是個新成立的雜志也說不定。我摸摸頭發,整整衣裳,上前去敲了敲門。事實上,那扇門根本就開著,門里是一間大約四個半榻榻米大的房間,房里塞著一張大書桌和一張教室用的小書桌,已經把整個房間塞得滿滿的了。在那大書桌前面,坐了一個三十幾歲的年輕男人,穿著件皮夾克,叼著香煙,看著報紙,一股悠閑勁兒。聽到我敲門的聲音,他抬起頭來,看看我,懷疑的問:“找誰?”“請問,”我說:“這里是不是需要一個助理編輯?”

  “哦,是的,是的,”他慌忙站起身來,一疊連聲說:“請進,請進?!蔽易吡诉M去,他示意要我在那張小書桌前坐下,拿出一張稿紙和一支原子筆給我,說:

  “請先寫一個自傳?!蔽覜]有料到還有這樣一著,也只得提起筆來,把籍貫年齡姓名學歷等寫了一遍,不到五分鐘,就草草的結束了這份自傳。那男人把我的自傳拿過去,煞有介事的看了一遍,點點頭說:“不錯,不錯,陸小姐對文藝工作有興趣嗎?”

  “還好?!蔽艺f,其實,我對文藝的興趣遠沒有對音樂和繪畫高?!斑?,”那男人沉吟了半晌,從抽屜里拿出幾份刊物來,遞給我說:“我們這刊物主要是以小說為主,就像這幾份這樣,你可以先看看?!蔽医舆^來一看,原來是三份模仿香港虹霓出版社出版的小說報,另標題為“現代新小說報”。第一份用很糟的印刷紅紅綠綠的印著一個半裸的女人,小說的題目是《魔女》。我翻了翻,里面也有許多插圖,看樣子也是模仿高寶的畫,幾可和高寶的亂真。第二份小說題目是《粉紅色的周末》,第三份是《寂寞今宵》。不用看內容,我也可以猜到里面寫些什么了。每份的后面,還堂而皇之的印著“東南雜志社出版”的字樣。那男人對我笑笑,說:“我們現在就以出小說報為主,陸小姐如果有興趣,我們歡迎你來加入。至于工作呢,主要就是收集這些小說。坦白說,天下文章一大抄,這幾份的故事都是我在二十幾年前的舊雜志和報紙里翻出來的,把人名地點改一改,再加入一些香艷刺激的東西,就成為一篇新的了。至于插圖呢,多數都是香港小說報和外國畫報中剪下來的。所以我們的工作,是以收集和剪輯為主,如果陸小姐自己能寫,當然更好了,寫這種故事不要什么技巧,只要曲折離奇,香艷刺激就行了,現在一般人就吃這一套,我們這刊物銷路還挺不錯呢!”

  他自說自話了一大堆,居然面有得色,對于抄襲前人的東西及偷取別人的插圖,好像還很沾沾自喜。怪不得我覺得那些插圖像透了高寶的畫,原來就是偷人家的!我生平最看不起這種文藝敗類,站起身來,我急于想走,那人還在絮絮不停:“我們這雜志一切草創,待遇嗎?暫定兩百元一個月,每個月要出四本小說報……”

  “好,”我打斷了他:“謝謝您,這工作對我不大合適,對不起,你們還是另外錄取別人吧!”

  說完,我匆匆忙忙的走出了這偉大的“東南雜志社”,那男人錯愕的站著,大有不解之態。走出了巷子,我把手里那三份刊物丟進了垃圾箱,長長的吐了口氣。好,三個機會已經去掉了兩個,現在剩下的只有那個××公司了??纯幢?,已將近一點了,在一家臺灣小館子里吃了兩塊錢一碗的面,就算結束了我的午餐。然后,搭上公共汽車,在西門町下車,依址找著了那個××公司。

  這是坐落在衡陽路的一座樓房,下面是家商行,并沒有××公司的招牌,我對了半天,號碼沒有錯,只得走進去詢問那個女店員,女店員立即點點頭,指示我從樓梯上樓去,我上了樓,眼前忽然一亮,這是間設備得很華麗的辦事處,里面有垂地的絨窗簾和漂亮的長沙發,還有三張漆得很亮的書桌?,F在,屋里已經有了七八個打扮得十分艷麗的少女,在那兒等待著??块T口的一張桌子上,坐著一個年輕的辦事員,看到了我,他問:“應征的?”“是的,”我點點頭?!罢埾鹊怯浺幌??!彼f給我一張卡片,上面印著姓名、籍貫、年齡各欄,我依照各欄填好了,那職員把它和一大疊卡片放在一起,指指沙發說:“你先等一等,我們經理還沒來,等我們經理來了要問話?!彼^問話,大概就是口試,我依言在長沙發上坐了下來。一面百無聊賴的打量著另外那七八個應征的人,真是燕瘦環肥,各有千秋,不過,大都濃裝艷抹得十分粗俗。我這一等,足足等了將近兩小時,到下午四點鐘,室內又添了六七個人,那位經理才姍姍而來。這經理是個矮矮胖胖的中年人,穿著大衣,圍著圍巾,進門后還在喊冷。那職員恭恭敬敬的站了起來,把一疊卡片交給他,他接過卡片,取下了圍巾,滿脖子都是肥肉,倒是個標準的腦滿腸肥的生意人。他抬起眼睛來,對室內所有的人,一個一個看過去,這對眼睛居然十分銳利,那些女孩子們隨著他的眼光,都不由自主的搔首弄姿起來。他的眼光停在我的身上了,把我從上到下看了一遍,然后指著我說:

  “你!先過來,其余的人等一等!”

  我不明白為什么他不按秩序而先叫我,他在中間的書桌前坐了下來,我走過去,發現他十分注意我走路的姿態。當我站在他面前,他用那對權威性的眼睛在我臉上逡巡了一個夠,然后問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陸依萍?!彼谀钳B卡片中找出我的那一張,問:

  “是這張嗎?”“是的?!彼屑毜目戳艘槐?,問:

  “高中畢業?”“嗯?!蔽覒艘宦?。他點點頭,看樣子很滿意,又望了我一會兒,他突然說:

  “請你把短外套脫掉?!?/p>

  我一愣,這算什么玩意兒?但是我依然照他的話脫掉了短外套,我里面穿的是一件黑色套頭毛衣。他瞟了我一眼,就用紅筆在我那張卡片上打了個記號,對我微笑著說:

  “陸小姐,你已經錄取了,下星期一起,到這兒來先受一個禮拜的訓練。待遇你不用擔心,每個月收入總在兩三千元以上?!蔽矣忠汇?,這樣就算錄取了?既不考試也沒有測驗的問題,兩三千元一月,這是什么工作?我呆了一呆,問:

  “我能請問工作的性質是什么嗎?”

  “你不知道?”他問?!安皇钦姓埮殕T嗎?”我說。

  “是的,也可說是女職員,”他說:“事實是這樣,大概陰歷年前,我們在成都路的藍天舞廳就要開幕……”

  “哦,”我倒抽了一口冷氣?!澳銈兪窃谡姓埼枧??!?/p>

  “唔,”那經理很世故的微笑著?!澳悴灰詾槲枧穆殬I就低了,其實,舞女的工作是很清白很正經的……”

  “可是,”我昂著頭說:“我不做舞女,對不起!”我轉身就向門外走,那經理叫住了我:

  “等一下,陸小姐?!彼仙舷孪驴纯次??!澳阍倏紤]一下,我們這兒凡是錄取的小姐,都可以先借支兩千元,等以后工作時再分期扣還。你先回去想想,我們保留你的名額,如果你改變意思想來,隨時可以到這兒來通知我們?!?/p>

  “謝謝您?!蔽艺f,點了一個頭,毫不考慮就走下了樓梯。先借兩千元,真不錯!他大概看出我急需錢,但是我再需要錢也不能淪為舞女!下了樓,走出商行的大門,站在熱鬧的衡陽街上,望著那些食品店高懸的年貨廣告,和那些服裝店百貨店所張掛的年關大廉價的紅布條,以及街上熙熙攘攘、忙忙碌碌的人群,心中不禁涌起一陣酸楚。是的,快過年了,房東在催著我們繳房租,而家里已無隔宿之糧,我能再空著手回家嗎?一日的奔波,又是毫無結果,前面一大堆等著錢來解決的問題,我怎么辦?搭上公共汽車,我到了方瑜家里。方瑜和我在學校中是最要好的,我們同是東北人,也同樣有東北人的高個子,每學期排位子,我們總是坐在一塊兒。她愛美術,我愛音樂,還都同樣是小說迷。為了爭論一本小說,我們可以吵得面紅耳赤,幾天不說話,事情一過,又和好如初。同學們稱我們為哼哈二將。高中畢業,她考上師大藝術系,跨進了大學的門檻。我呢?考上了東海大學國文系,學費太高,而我,也不可能把媽一個人留在臺北,自己到臺中去讀書。所以考上等于沒考上。決定在家念書,第二年再考。第二年報考的第一志愿是師大音樂系,術科考試就一塌糊涂,我既不會鋼琴,只能考聲樂,但我歌喉雖自認不錯,卻沒受過專門訓練,結果是一敗涂地!學科也考得亂七八糟,放榜后竟取到臺中靜宜英專,比上次更糟,也等于沒考上。所以,方瑜進了大學,我卻至今還在混時間,前途是一片茫茫。

  方瑜的父親是個中學教員,家境十分清苦,全賴她父親兼課及教補習班來勉強維持,每天從早忙到晚,方瑜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,她是老大,一家六口,食指浩繁。家中沒有請下女,全是由她母親一手包辦家務,也夠勞累了。但,他們一家人都有北方人特有的熱情、率直和正義感。所以,雖然他們很苦,我相信他們依然是唯一能幫助我的人。

  方瑜的家在中和鄉,公家配給的宿舍,一家六口擠在三間六席大的房子里,臺風季節還要受淹水威脅。方瑜和她妹妹共一間房子,她妹妹剛讀小學二年級。

  我敲了門,很僥幸,方瑜在家,而且是她自己給我開的門,看到了我,她叫了起來:

  “陸依萍,是你呀,我正在猜你已經死掉了呢!”“喂,客氣點,一見面就咒人,怎么回事?”我說。

  “這么久都不來找我!”

  “你還不是沒有來找我!”

  “我忙嘛,要學期考了,你知道?!?/p>

  跟著方瑜走上榻榻米,方伯母正在廚房里做晚飯,我到廚房門口去招呼了一聲,方伯母馬上留我吃晚飯,我正有一肚子話要和方瑜談,就一口答應了。方伯伯還沒有回家,我和方瑜走進她的房間里,方瑜把紙門拉上,在榻榻米上盤膝一坐,把我也拉到地下坐著,壓低聲音說:

  “我有話要和你談?!薄拔乙灿性捯湍阏??!蔽艺f。

  “你先說?!薄安?,你先說?!蔽艺f。

  “那么,告訴你,糟透了,”她皺著眉說:“我愛上了一個男孩子?!薄肮?,”我笑了起來:“恭喜恭喜?!?/p>

  “你慢點恭喜,你根本沒把我的話聽清楚?!?/p>

  “你不是說你愛上了一個男孩子嗎?戀愛,那么美麗的事,還不值得恭喜?!蔽艺f?!拔覑凵狭艘粋€男孩子,”她把眉頭皺得更緊了:“并沒有說他也愛上了我呀!”“什么?”我打量著她,她長得雖不算很美,但眼睛很亮鼻子很直,有幾分像西方人,應該是屬于容易讓男孩子傾心的那一種典型。如果說她會單方面愛上一個男人,實在讓我不大相信。我知道她在學校中,追求的人不計其數,而她也是極難動情的,這件事倒有點耐人尋味了?!罢娴膯??”我問:“他竟然沒有愛上你?”“完全真的,”她正正經經的說:“非但沒有愛上我,他連注意都不注意我?!薄芭??他是誰?”“我們系里四年級的高材生,我們畫石膏像的時候,教授常叫他來幫我們改畫?!薄靶稳菀幌?,這是怎么樣一個人?”我問。

  “長得一點都不漂亮!”

  “哦?”“滿頭亂發,橫眉豎目?!?/p>

  “哦?”“胡子不刮,衣衫不整?!?/p>

  “哦?”“脾氣暴躁,動不動就暴跳如雷,毫無耐心!”

  “哦?”我禁不住也皺起了眉頭。

  “可是,天才洋溢,思想敏捷,骨高氣傲,與眾不同……”“好了!好了!”我說:“你是真愛上了他?”

  “糟就糟在太真了?!薄澳敲?,引起他注意你呀?!蔽姨ь^看看窗外,皺皺眉想出了一個主意:“喏,找個機會和他吵一架,他叫你也叫,他跳你也跳,他兇你也兇,把他壓下去,他就會對你刮目相看了?!薄皼]有用?!狈借ず翢o生氣的說?!霸趺礇]有用?難道你試過?”

  “沒試過,我知道沒有用?!?/p>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“因為……”方瑜慢吞吞的說:“他早已有了愛人了!”

  “哦,我的天!”我嘆口氣?!澳敲?,你是毫無希望了?”

  “是的,毫無希望?!薄斑B奪愛的希望都沒有?”

  “沒有!”“別那么泄氣,他的那個愛人是怎么樣一個人?”

  “我同班同學,嬌小玲瓏,怯生生的,嬌滴滴的,碰一碰就要傷心流淚,弱不禁風,標準的林黛玉型!可是很美,很溫柔?!薄芭?,你那個橫眉豎目暴跳如雷的男孩子就愛上了這個小林黛玉?”“是的,他在她面前眉毛也橫不起來了,眼睛也豎不起來,她一流淚,他就連手腳都不知道放到哪兒去才好?!?/p>

  “噢,”我又笑了起來:“這叫作一物有一制?!?/p>

  “你不為我流淚,還在那兒笑!”方瑜撇撇嘴說。

  “我對你只有兩個字的忠告,”我說:“趕快拋開這件事,就當做沒遇到這個人!”“別說了,”方瑜打斷了我:“你這幾個字的忠告等于沒說?!彼樕嫌蟹N困擾的神情,嘆了口長氣。

  “真的這么癡情?”我懷疑的問,審視著她。

  “是嘛,你還不信?”她生氣的說,接著甩甩頭,從榻榻米上站起來,突然對我咧嘴一笑:“說你的吧!是不是也墜入情網了,假如你也害了單相思,我們才真是哼哈二將了?!?/p>

  “別鬼扯了!”我蹙著眉說。

  “那么,是什么事?”我把黑毛衣的高領子翻下來,在我脖子上,有一道清楚的紅痕,是爸爸留下的鞭痕。方瑜呆了呆,就跪在榻榻米上,用手摸了摸那道傷痕,問:

  “怎么弄的?”“我那個黑豹父親的成績?!?/p>

  “他打你?”她問:“為什么?”

  “錢!”“錢?拿到沒有?”我搖搖頭,說:“你想我還會再要他的錢?”

  “那么——”“那么,我只有一句話了,方瑜,借我一點錢,你能拿出多少,就給我多少!”方瑜看看我,說:“你等一下!”她站起來匆匆的跑到廚房里去找她母親了,沒多久,她回到屋里來,把一疊鈔票塞在我手里,說:“這里是兩百塊,你先拿著,明天我到學校里找同學再借借看,借到了明天晚上給你送去!”

  “方瑜!”“別講了,依萍?!薄拔抑滥銈兒芸?,”我說:“過年前我一定設法把這筆錢還你們!”“不要說還,好像我們的感情只值兩百塊,”方瑜不屑的轉開頭說?!爸v講看,怎么發生的?”

  我把到“那邊”取錢的事仔細的講了一遍,然后我咬著牙說:“方瑜!我會報復他們的,你看著吧!”

  方瑜用手抱著膝,凝視著我,一句話也沒說。她是能深切了解我的。在方家吃了晚餐,又和方瑜談了一下謀職的經過,怕媽媽在家里焦急,不敢待太久,告別出來的時候,方伯母扶著門對我說:“以后你有困難,盡管到我們家來?!?/p>

  “謝謝您,伯母!”我說,感到鼻子里酸酸的,我原有一個富有的父親,可是,我卻在向貧苦的方家告貸!走出了方家,搭公共汽車回到家里,已經九點多鐘了。媽果然已擔了半天心了?!霸趺椿貋磉@么晚?沒遇到什么壞人吧?急死人了?!?/p>

  “沒有,”我說:“到方瑜那兒談了一會兒?!?/p>

  上了榻榻米,我把兩百元交給了媽媽。

  “哪兒來的?”媽媽問。

  “向方瑜借的?!薄胺郊摇眿尓q豫的說:“不是很苦嗎?”

  “是的,在金錢方面很貧窮,在人情方面卻很富有。和我那個父親正相反?!薄澳恰覀冊趺春糜盟麄兊腻X呢?”

  “用了再說吧,反正我要想辦法還的?!?/p>

  我洗了一個熱水澡,用那張虎皮把全身一裹,坐在椅子里,在外面吹了一天冷風,家里竟如此溫暖!媽一定要把她的熱水袋讓給我,捧著熱水袋,裹著虎皮,一天的疲勞,似乎消失了一大半。我把謀職的經過告訴了媽,說起舞女那工作時,媽立即說:“無論如何不行,我寧可討飯,也不愿意讓你做舞女!”

  “媽,你放心吧,”我說:“我自己也不會愿意去做舞女的?!?/p>

  沉默了一會兒,媽說:

  “今天周老太太又來了?!?/p>

  周老太太是我們的房東,我皺著眉頭說:

  “她為什么逼得那么緊?我們又不是有錢不付!”

  “這也不能怪她,”媽說:“你想,她有一大家子的人要吃飯,還不是等著我們的房租過日子。說起來周老太太還真是個好人,這兩年,房子都漲價了,我們住的這兩間房子,如果租給別人,總可以租到一千、八百一個月,租給我們她還是只收五百塊錢,她也真算幫我們忙了。只是,唉!”媽嘆了口氣,又說:“今天她來,說得好懇切,說不是她不近情理,只因為年關到了,她兒子又病了一場,實在需要錢……”

  我默默不語,媽媽用手按了按額角,我坐正身子說:

  “媽,你頭痛的病是不是又犯了?”

  “沒有呀!”媽慌忙把手拿了下來,我望著她,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?!皨?,”我轉開頭說:“我實在不會辦事。我還是不應該跟爸爸鬧翻的?!薄皠e說了,依萍,”媽說,用手摸摸我的脖子,紅著眼圈說:“他不應該打你,看在那么多年我和他的夫妻關系上,也不該打你?!闭f著,她突然想起什么來說:“忘記告訴你,今年早上爾豪來了一趟?!薄盃柡??!他來做什么?”我問。

  “他說,你爸爸叫你今天晚上去一趟?!?/p>

  “哼!”我冷笑了一聲:“大概越想越氣,要再打我一頓!”

  “我想不是,”媽沉思的說:“或者他有一點后悔?!?/p>

  “后悔?”我笑了起來:“媽,你認為爸會后悔?他這一生曾經對他做的任何一件事后悔過嗎?后悔這兩個字和爸是沒有緣份的!”我站起來,走到我的屋里,打開書桌上的臺燈,開始記日記,記日記是我幾年來不間斷的一個習慣。我把今日謀職的經過概略的記了,最后,我寫下幾句話:

  “生活越困苦,命運越坎坷,我應該越堅強!我現在的責任不止于要奉養媽媽,還有雪姨那一群人的仇恨等著我去報復。凡有志者,決不會忘記他曾受過的恥辱!我要報仇的——

  不擇任何手段!”第二天,我又度過了沒有結果的奔波的一日,當黃昏時分,我疲倦不堪的回到家里時,懊喪使我幾乎無力舉步。任何事情,想像起來都簡單,做起來卻如此困難,沒想到我想找一個能糊口的工作都找不到。進了門,我倒在椅子里,禁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?!斑€沒有找到工作?”媽媽問。

  “沒有?!眿尣徽f話,我發現媽顯得又蒼老又衰弱,臉色白得像張紙,嘴唇毫無血色。我說:“媽,明天去買十塊錢豬肝,煮碗湯喝?!?/p>

  “可是——”媽望了我一眼,怯怯的說:“我把那兩百塊錢給周老太太了?!薄笆裁??”我跳了起來,因為我知道家里除了這兩百元和我帶走的十元之外,是一毛錢都沒有的,而且,早上我走時,連米缸里都是空的?!澳闳o了她?”

  “嗯?!薄澳敲?,你今天吃的是什么?”

  媽把頭轉開,默默不語。然后,她走到床邊去,慢慢的把地下那張虎皮卷起來,我追過去,搖著她的手臂說:

  “媽媽,你難道一天沒有吃東西?”

  “你知道,”媽媽輕輕說:“我的胃不好,根本就不想吃東西?!薄芭?!”我叫了一聲,雙腿一軟,在地下坐了下來,把我的頭埋在裙子里,眼淚奪眶而出?!芭?,媽媽,哦,媽媽?!蔽医?,一面痛哭著?!耙榔?,”媽媽摸著我的頭發說:“真的,我一點也不餓呀!別哭!去把這張虎皮賣掉?!?/p>

  我從地上跳了起來,激動的說:

  “媽,不用賣虎皮,我馬上就去弄兩千塊錢回來!”

  說著,我向大門外面跑去,媽追過來,一把拉住我的衣服,口吃的問:“你,你,你到哪里去弄?”

  “那個××公司!”我說,“他說我隨時可以去!”

  媽死命的拉住了我的衣服,她向來是怯弱而柔順的,這時竟顯出一種反常的堅強,她的臉色更加蒼白,黑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我,急急的說:

  “我不許你去!我決不讓你做舞女!”

  “媽,”我急于要沖出去?!白鑫枧⒉幌沦v,這也是職業的一種,只要我潔身自愛,做舞女又有什么關系?”

  “不行!”媽拉得更緊了:“依萍,你不知道,人不能稍微陷低一級,只要一陷下去,就會一直往下陷,然后永無翻身的希望!以前在哈爾濱,我親眼目睹那些白俄的女孩子,原出身于高貴的家庭,有最好的教養,只為了生活而做舞女,由舞女再被變成高等娼妓,然后一直淪落下去,弄到最悲慘的境地,一生就完了。依萍,你決不能去,伴舞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那燈紅酒綠的環境,和酒色財氣的薰染,日子一久,它會改變你的氣質,你再想爬高就難如登天了,你會跟著那酒色墮落下去,無法自拔!依萍,不行!絕對不行?!?/p>

  “可是,媽媽,我們要錢呀!”

  “我寧可餓死,也不放你去做舞女!”媽媽堅決的說。眼睛里含滿了眼淚:“我寧愿去向你爸爸要錢,也不愿你去做舞女!”“我寧愿做舞女,也不去向爸爸要錢!”我叫著說,坐在玄關的地板上。用手蒙住臉,哭了起來。媽媽也靠在門框上抹眼淚。就在我們母女相對啜泣的時候,外面有人敲門了。我擦掉眼淚,整理了一下衣服,到院子里去開門。門外,是方瑜,她匆匆的塞了幾張鈔票到我手里說:

  “這里只有七十塊,你先拿去用著,我再想辦法。沒時間和你多談,我明天要考試,要趕回去念書!”說完,她對我笑笑,揮揮手就急急忙忙的走了。

  我目送她走遠,關上房門,走上榻榻米,對那七十元發了好一陣呆,七十元,這份量多重呀!把錢交給了媽,我說:

  “方瑜送來的,我們再挨兩天看看吧!”

  兩天過去了,我的工作依然沒有著落。第三天傍晚回家,媽一開門就對我說:“今天如萍來過了?!薄八齺砀墒裁??”我詫異的說:“要想參觀參觀我們的生活嗎?”“依萍,不要以仇恨的眼光去看任何人!”媽說:“是你爸爸叫她來的!”“爸叫她來干嘛?”“你爸叫她送來三千塊錢!”

  “三千塊錢?”我愕然的問:“為什么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”媽說:“如萍說是爸叫她拿來給我們過年和繳房租用的?!薄翱墒?,”我不解的說:“為什么他突然要給我們錢了?”

  “我想,”媽猶豫的說:“大概他覺得上次做得太過份了?!?/p>

  我咬著嘴唇沉思了一會兒,昂了一下頭說:

  “媽,把那三千塊錢給我,我要退還給他們!我發過誓不用他們的錢,他知道我們活不下去,現在又來施舍我們。媽,我不能接受他們的施舍!”

  “唉!”媽嘆了口長氣,默默不語的站著,半天之后,才低低的說:“可是,我們是需要錢的?!?/p>

  “無論怎么需要錢,我不用他的錢!”我叫著說?!安挥盟腻X,用方瑜的嗎?”媽媽仍然輕聲的說著,像是在自語:“讓方瑜那樣清苦的人家來周濟我們?為了借錢給我們,他們可能要每天縮減菜錢,這樣,你就能安心了嗎?而你爸爸,他對我們是有責任和義務的!”

  “媽媽!”我喊:“你不要想說服我!”我咬咬嘴唇,意志已經開始動搖起來,為了武裝自己的信念,我咬著牙說:“你不要讓我去接受施舍,人總得有幾根傲骨!”

  “傲骨!”媽媽點點頭,凝視著我說:“傲骨是不能吃的?,F實比什么都殘忍!”“媽媽!”我搖搖頭:“你要勉強我去接受這筆錢嗎?如果我接受了,我就要永遠在這筆錢的壓力下抬不起頭來!”

  媽沉默了。然后,她一語不發的走到桌子旁邊,從抽屜里拿出一個紙包來遞給我,我接過紙包,那三千元是厚厚的一疊,握在手中沉甸甸的。我抓緊了紙包,望著媽蒼白而不健康的臉,和弱不禁風的單薄的身子,我的意志又動搖了。三千元!三千元可以救我們的急,三千元在“爸爸”并不是一個大數字……我矛盾得厲害,現實和自尊在我腦中迅速的交戰,我幾乎決定留下這筆錢了。但,想起爸爸的鞭子,想起我曾作過的豪語,我甩了甩頭,毅然的走向門口。

  到“那邊”的這段路變得很漫長了,我走走停停,三千元仿佛是個炙手的東西,在我手中和心里燒灼著。停在“陸寓”的紅門前面,我彷徨的望著那塊金色的牌子,按門鈴嗎?退還這三千元?不顧媽媽的蒼白憔悴,只為了維持我可憐的自尊?我深思著,心底的猶豫更加厲害。終于,我還是按了門鈴。

  走進客廳,爸正靠在沙發里抽煙斗,雪姨在給爾杰用手工紙摺飛機??吹轿疫M去,他們似乎都愣了一下。我走過去,把那三千元放在爸身邊的茶幾上,一句話也沒說,就掉轉身子,準備出去。爸在我身后叫:

  “依萍!站??!”我本能的站住了,爸的語氣中仍然具有權威性的力量,似乎是不容反抗的。轉回身子,我望著爸,爸從嘴里取出了煙斗,瞇起眼睛注視我。他在研究我嗎?我忍耐著不說話,他沉默了很久,才用十分冷靜的聲調說:

  “你的傲氣是夠了!”我仍然不說話,只靜靜的瞪著他。他用煙斗指指沙發,命令的說:“坐下來!”我沒有坐,挺立在那兒。我在和自己生氣,為什么我不能掉頭就走,還要站在這里聽他說話?爸的煙斗又塞回了嘴里,銜著煙斗,他點點頭說:

  “依萍,把錢拿回去!”

  我咬住嘴唇,內心又劇烈的交戰起來,爸的態度是奇怪的,在他一貫的命令態度的后面,仿佛還隱藏著什么,使他的語氣中帶出一種溫和的鼓勵??吹轿依^續沉默,他坐正了身子,心平氣和的說:“依萍,再固執下去,你不是傲氣,而是愚昧了。愚昧可以造成許多錯誤,你應該運用一下思想,不該再感情用事了?,F在,把錢拿回去!”他又在命令我了?我望望錢,又望望爸。愚昧,是嗎?或者有一點。錢,在陸振華眼里算什么呢?可是,對我和媽,卻有太多的用處,太多,太多……我定定的望著爸,心里七上八下的轉著念頭,拿走這筆錢?不拿這筆錢?但是,爸為什么對我轉變了態度?他也動了憐憫之念和同情之心?還是另有別的因素?在我的猶豫中,雪姨按捺不住了,她把身子湊了過來,以她一向所有的冷嘲熱諷的態度說:

  “振華,何必呢?別人又不領情,倒好像你在求她收這筆錢了?!蔽野蜒酃庹{到雪姨的臉上,這吝嗇貪婪、淺薄無知的女人!她希望我不收這筆錢嗎?當然,如果我從此不收爸的錢,她才開心呢!愚昧,不是嗎?有錢送到我的手上,我竟然不收,而讓媽媽在家里餓肚子,愚昧,不是嗎?我凝視著那包錢,心志動搖。爸站起身來了,拿了那包錢,他遞在我面前說:

  “給你媽媽治治??!”我愣了愣,就下意識的伸手接過了錢。雪姨又發出了一串輕笑,說:“不是不要嗎?怎么又拿了?”

  我木然的轉過身子,握著錢,向房門外面走。恥辱的感覺使我每根血管都沸騰著,但是,我不再愚昧了,不再傻了,我要從爸的手里接受金錢,最起碼,我不愁衣食,才能計劃別的。為什么我不收爸的錢呢?為什么我要餓著肚子,讓雪姨覺得開心呢?走到了院子里,爸在后面喊:

  “依萍!”

  我回頭,爸注視著我,深思的說:

  “經常到這邊來走走,把你的傲氣收一收,總之,一家人還是一家人!”是嗎?是一家人嗎?爸為什么要講這一句話?難道他真懊悔了對我的鞭打?還是——他把我從廢墟中發掘出來了,又重新想認我這個女兒?我望著他,不能從他的臉上獲得答案,但他眼睛里有一種新的,屬于感情類的東西,我不想再研究了,人是復雜而又矛盾的動物。

  走出了“陸寓”,我心境迷茫而沉重,那包錢壓著我,我覺得無法呼吸和透氣?,F實、自尊、傲氣……多么錯綜紊亂的人生:錢在我手里,現實的問題解決了,自尊和傲氣呢?我總要在一方面被壓迫著嗎?

  陰云又在天邊堆積起來了,快下雨了。

  子午書屋(www.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· 推薦:楊千紫作品集 三毛作品集 匪我思存作品集

在線看小說 官場小說 捉蠱記 鬼吹燈全集 人生格言
时时彩平台拉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