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午書屋
瓊瑤作品集

首頁 > 瓊瑤作品 > 煙雨朦朦 > 正文

第十章

  一連三天,我都鼓不起勇氣到“那邊”去,我無法揣測“那邊”會混亂成什么樣子。午夜,我常常會突然從夢中驚醒,然后擁被而坐,不能再行入睡。靜夜里,容易使人清醒,也容易使人迷糊,在那些無眠的時候,我會呆呆的凝視著朦朧的窗格,恍恍惚惚的自問一句:

  “你做了些什么?為什么?”

  于是,我會陷入沉思之中,一次再一次的衡量我的行為,可是,我找不出自己的錯誤。閉上眼睛,我看到爸爸的鞭子,我看到雪姨得意的冷笑,還看到爾杰那繞著嘴唇兜圈子的舌頭。然后,我對自己微笑,說:

  “你做得對!那是邪惡的一群!”

  那是邪惡的一群!現在會怎樣呢?爸爸的暴躁易怒和兇狠,會讓這件事不了了之嗎?每天清晨,握著報紙,我都會下意識的緊張一陣,如果我在社會新聞欄里發現了爸爸殺死雪姨的新聞,我也不會覺得意外。那原是一只殺人不眨眼的豹子!可是,報上并沒有血案發生。這三天是出奇的沉寂,爾豪沒有來找過我,如萍也沒有。一切沉寂得反常,沉寂得使人覺得緊張,像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一霎。第四天,我實在無法忍受這種不祥的寧靜,晚上,我到“那邊”去了。

  給我開門的依然是阿蘭,她的金魚眼睛突得很大,看到了我,她張著嘴,似乎想說什么,又咽了回去,只神色古怪的眨了眨眼睛,我警覺的問:

  “老爺在不在家?”“在?!彼盅柿丝诳谒?,似乎不敢多說什么,一轉身就跑走了。我走進客廳,客廳里靜悄悄的,沒有一個人影,那架落地電唱機,自從夢萍進了醫院,好像就成了標準的裝飾品,供給人欣賞欣賞而已。我在客廳里默立了片刻,多安靜的一棟房子!我竟然聽不到人聲!推開走廊的門,我沿著走廊向爸爸的房間走去,走廊兩邊的每一間屋子,門都關得密密的,有種陰森森的氣氛,我感到背脊發麻,不安的感覺由心底向外擴散。站在爸爸的房門口,我敲了敲門,由于聽不到回音,我推開了房門。門里沒有燈光,黑沉沉的。從走廊透進的燈光看過去,我只能隱約辨出桌椅的輪廓,和那拉得嚴密之至的落地窗簾。我站在門口的光圈中,遲疑了片刻,室內一切模糊不清,充滿著死一般的寂靜,這使我更加不安,和下意識的緊張。我不相信這間冷冰冰的房里會有人存在,轉過身子,我想到如萍的房里去看看??墒?,剛剛舉步,門里就突然響起一個冷靜的聲音:“依萍,進來!”那是爸爸的聲音,他確確實實的讓我嚇了一大跳。接著,爸爸書桌上的臺燈就亮了。我這才發現他正坐在書桌后的一個隱僻的角落里,安安靜靜的望著我。我吸了一口氣,走了進去,爸爸繼續望著我,用平穩的聲調說:

  “把房門關上,然后坐到這邊來!”

  我關上了房門,依言坐到他的面前。他微皺著眉,凝視著我,那對眼睛銳利森冷,我有些心寒了。他沉默的望了我好一會兒,才靜靜的說:“告訴我那個男人的地址!”

  “什么?”我愣了愣,腦筋有些轉不過來。

  “那個男人,雪琴的那個男人!”

  “噢!”我明白了,心中迅速的掠過了好幾個念頭,把那人的地址說出來嗎?爸爸的神色使我害怕,他太冷靜,太陰沉。他想做什么?他會做什么?如果我說出未,后果又會怎樣?這些念頭如電光石火般在我腦中一閃而過,接著,我就出于一種抗御本能,不假思索的冒出三個字:

  “不知道!”“不知道?”爸爸緊緊的盯著我,我相信,他一定明白我是知道的。他默默的審視我,然后,他燃起了他的煙斗,噴出一口煙霧,說:“依萍,你知道多少?都說出來吧!”

  “我只知道有那樣一個男人!”我咬了咬嘴唇。

  “唔,”爸瞇了瞇眼睛:“依萍,你葫蘆里在賣什么藥?嗯?你要等到什么時候才愿意說出來?”

  我望著爸爸,他有種了然一切的神情。我閉緊了嘴,心中在衡量著眼前的局勢,我奇怪自己為什么不肯說出來?告訴了爸爸,讓他們去鬧得天翻地覆,不是收到了我所期望的報復效果嗎?可是,我心底又有種反抗自己的力量,我張開嘴,卻說不出口。依稀恍惚,我想起爾豪說過的一句話:

  “你做得已經夠多了,知足一點吧!”

  我低下頭,無意識的望著自己的雙手。爸爸的聲音又響了,依然那樣冷靜陰沉:“依萍,你費了多少時間去收集雪琴的罪證?”

  我抬起頭,蹙著眉凝視爸爸,爸爸也同樣的凝視我,我們互望了一段很長的時間,彼此揣度著對方。然后,爸爸點點頭,咬著牙對我說:“依萍,我想我能摸清楚你有幾根腸子!你相當狠毒!”他又瞇起了眼睛,低低的加了一句話,低得我幾乎聽不清楚:“一只小豹子,利牙利爪!”

  一只小豹子?我一愣。呆呆的望著爸爸。是嗎?我是一只小豹子?黑豹陸振華的女兒?小豹子?小豹子?我頭腦不清了。是的,爸爸是個老豹子,我卻是他的女兒?我和他一樣殘忍,一樣狠心,一樣無情!我有些迷惘和恍惚了。就在我心境迷惘的時候,一聲砰然巨響發自隔壁的房間,使我驚跳了起來。接著從那房里傳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、嘶啞的,像獸類般的咆哮。我定了定神,才辨出那居然是雪姨的聲音,卻早已沙啞得不像人的聲音了,正氣息咻咻的在咒詛:

  “陸振華,你是只狗!你是王八養的,你開門,你這個臟狗!”我愕然的看著爸爸,爸爸的牙齒緊緊的咬著煙斗,大股的煙霧,從他的鼻孔中冒出來,籠罩了他的眼睛和他那冷漠而無動于衷的臉。雪姨的聲音繼續的飄出來,哮喘著,力竭聲嘶的喊著:“陸振華,你沒有種!你只會關起女人和孩子,陸振華,你是狗,一只野狗!瘋狗……”

  我感到渾身汗毛直立,雪姨的聲音沙啞得幾乎無法聽清楚,卻混雜著絕望、恐怖,和深切的憤恨。我抽了口冷氣說:

  “雪姨——怎樣了?”“我把她和爾杰關了起來,”爸爸冷冰冰的說:“我要把他們活活餓死!”我打了個冷戰,睜大了眼睛望著爸爸,艱澀的說:

  “你——你——四天都沒有給他們吃東西?”

  “唔,”爸爸盯了我一眼:“當然!我要看著他們死!”

  我瞪著爸爸,他的聲調神情使我不寒而栗,冷汗濡濕了我的手心。我囁嚅著,卻說不出話來。隔壁屋里的墻壁上,傳來一陣抓爬的聲音,雪姨又在說話了,聲調已由咒詛轉為哀求:“振華,你開門!你也是人,怎么沒有人心哩!你開門,振華!你開門!”我受不住,跳了起來,正要說話,房門開了,如萍沖了進來,看到了我,她愣了愣,就一直走到爸爸面前。她又使我吃了一驚,她蒼白得像個鬼,兩個大眼睛像兩個黑幽幽的深洞。她站在爸爸面前,渾身顫栗,交扭著雙手,抖著聲音說:“爸爸,你饒了他們吧!爸爸!你要弄死他們了!爸爸!求求你!放了他們吧!求求你!”說著,她哭了起來,無助的用手背拭著眼淚。接著,她的身子一矮,就跪了下去,雙手抓著爸爸的長衫下擺,抽噎著,反復的說:“求求你,爸爸!求求你!”“走開!”爸爸冷然的說,彷佛在趕一只小狗:“如萍,你給我滾遠一點,如果你有膽量再在半夜里送東西給你母親吃,我就把你一起關進去!”“爸爸!”如萍啜泣著喊:“他們要餓死了!媽媽會餓死了!放他們出去吧,爸爸!”眼看著哀求無效,她忽然一下子轉過身子,面對著我,依然跪在地下,拉住我的裙子說:“依萍,我求你,你代我說幾句吧,我求你!”

  我不安的掙脫了如萍,走到一邊去,如萍用手蒙住了臉,大哭起來。我咬咬牙,說:

  “爸爸,你就放他們出來吧!”

  “哦?”爸爸望著我:“你心軟了?”他的眼光銳利的盯在我的臉上,看得我心中發毛。

  “唔,你居然也會心軟!這不是你所希望的嗎?依萍,你費盡心機,所為何來?現在,我要讓你看看我怎樣對付這種賤人!”“可是,你不能餓死他們,這樣是犯法的!”我勉強的說,不知是為我自己的“心軟”找解釋,還是真關心爸爸會“犯法”?!胺阜??”爸爸掀了掀眉,嗤之以鼻?!胺阜ň头阜?!我殺奸夫淫婦,誰管得著?”爸爸這句話喊得很響,雪姨顯然也聽見了,立即,她那沙啞的嗓子混雜著哭聲嚷了起來:

  “陸振華,你捉奸要捉雙呀!你有種捉一對呀!我偷人是誰看到的?陸振華,你只會聽依萍那個娼婦養的胡扯八道!陸振華,你沒種……”爸爸漠然的聽著,臉上毫無表情。如萍依舊跪在地下哭。雪姨越說聲音越啞,越說越無力,也越說越不像話。大概說得太久,得不到回答,她忽然亂七八糟的哭喊了起來,聲音陡的加大了:“陸振華,你這個糟老頭!你老得路都走不動了,還不許我偷人!你有膽量去和姓魏的打呀,他可以掐斷你的脖子!你去找他呀!你不敢!你連爾豪都打不過!你這個糟老頭子……”爸爸的濃眉糾纏了起來,眼光陰鷙的射出了兇光,他緊閉著嘴,面部肌肉隨著雪姨的話而扭曲,嘴角向下扯,樣子十分兇惡嚇人。當雪姨提起了爾豪,他的臉就扭曲得更厲害了。接著,他猛然跳了起來,對如萍說:

  “去叫你母親閉嘴,否則我要她的命!”

  如萍跪在地下索索發抖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雪姨仍然在咒罵不停,爸爸擰眉豎目了好幾秒鐘,然后,他拉開了他書桌右手的第一個抽屜,從里面取出了一樣東西,我一看之下,不禁大吃一驚,那是把黑黝黝的手槍!這手搶對我并不陌生,它是管左輪手槍,曾追隨爸爸數十年之久。如萍發狂的喊了一聲,就對爸爸撲過去,我也出于本能的叫了一聲:

  “爸爸,不要用槍!”大概是聽到了“槍”字,雪姨的咒罵聲驀的停止了。爸爸挺直的站在桌子前面,殺氣騰騰,那支手槍靜靜的躺在桌面上??諝饽×艘粫?,雪姨連一點聲音都沒有了,片刻之后,爸爸放松了眉頭,把那支槍推遠了些,坐回到椅子里。我松了口氣,爸爸對如萍皺皺眉,冷然的說:

  “如萍!你出去!我要和依萍談話!”

  如萍怯怯的看了我一眼,用手背擦了擦眼睛,低下了頭,默默的挨出了房門,我望著她蹣跚而去的背影,一瞬間,竟涌上一股難以言喻的憐憫情緒。爸爸看著我,說:

  “坐下!依萍!”我坐了下去。爸爸沉思了好一會兒,突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嘆了口長氣。我詫異的望望爸爸,這才發現爸爸的神情竟十分蕭索。剛才的殺氣已經收斂了,取而代之的,是疲倦、衰弱,和一種我從未在他臉上見過的蒼涼之色。他用手指揉揉額角,近乎落寞的說:“人,有的時候也會做些糊涂事,我真不知道以前怎么看上雪琴的,會花上一大筆錢,把她從那個破戲班子里挖出來?!彼A送?,彷佛在思索著什么,半天后,又自言自語的接了下去,聲音低而蒼涼:“就是因為她有那么兩道眉毛,和尖尖的小下巴,簡直像透了……”

  他住了口,陷進了深思中。我狐疑而不解的望著他,于是,他突然振作了一下說:

  “依萍,你看到那邊屋角的大鐵柜沒有?那里面是我的全部動產,大部分都是現款。我現在對任何人都不信任,我想,這些將來都只有屬于你了??上?,混了這么一輩子,卻只剩下這么一點點東西。依萍,你過來看看!”爸爸從懷里摸出一把鑰匙,要去開那個大鐵柜。

  “算了!爸爸,”我阻止說:“我不想看,你讓它放在里面吧,反正我知道那里面有錢就行了?!薄坝绣X,但是不多,”爸爸說,坐了下來,“依萍,我希望不讓你吃苦?!彼麌@了口氣,又說:“現在,我只有你這一個孩子了……”“你還有如萍、夢萍……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他們是我的孩子呢!”爸爸蠻不講理的說:“她媽媽會偷人,她們就一個都靠不??!夢萍和她媽媽一樣的不要臉,沒出閣的女孩子就會養娃娃,如萍——她哪里有一分地方像我?一點小事就只會掉眼淚。爾豪,那個逆子更別提了!提起來就要把我氣死……依萍,只有你還有幾分像我,我希望你一生不愁吃不愁穿……”他又沉思了半響,再說:“我小時候,無父無母,到處流浪,有一天,一個富人家請客,我在他們的后門口揀倒出來的剩菜吃,給他家的廚子發現了,用燒紅的火箝敲我的頭……稍微大了些,我給一個大將軍做拉馬的馬夫,大將軍才教我念一點書,大將軍有個女兒……”爸爸猛的住了口,這些事是我從沒有聽說過的,不禁出神的望著他。他呆了呆,自嘲的搖搖頭,說:“反正,我一生受夠了苦,依萍,但愿你不再受苦,我要你有錢……”

  “爸爸,你的錢是怎么來的?”我問了一句早想問的問題。

  “錢——”爸爸瞇起眼睛來看看我……“什么來路都有。這個世界只認得你的錢,并不管你的錢是從哪里來的,你懂嗎?我可以說它們都是我賺來的!那時候,我每到一個地方,富紳們自會把錢送來……”

  “他們送來,因為怕你搶他!”我說。

  “或者是吧!”爸爸冷笑了一聲?!拔乙X,不要貧窮?!?/p>

  我望著爸爸,又看看那個鐵柜,那鐵柜里面有錢,這些錢上有沒有染著血污,誰知道呢?爸爸仰靠進安樂椅里,微微的闔上眼睛,他看來十分疲倦了,那眼皮上重重疊疊的皺紋堆著,嘴角向下垂。許久許久,他都沒有說話,我想,他可能就這樣睡著了。我悄悄的站起身來,想走出去,爸爸沒有動。我走到桌前,對那把手槍凝視了幾秒鐘,手槍!不祥之物!我無法想像把子彈射入人體是一件怎樣可怕的事!無論如何,我還沒有要置雪姨于死地的念頭。略一遲疑,我偷偷的取了那把槍,退出了爸爸的房間,爸爸仍然靠著,呼吸沉緩而均勻。拿著槍,我走進了如萍的房里。如萍正坐在床沿上,呆呆的發愣。她的短發零亂的披掛在臉上,失神的眼睛茫然的瞪著我。一時間,我根本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么好,接著,我發現手里那把礙事的槍,我把槍遞給她說:

  “你找個地方藏起來吧,在爸爸手里容易出危險?!?/p>

  如萍接過了槍,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
  “雪姨四天沒有吃東西嗎?”我問。

  “頭兩天夜里,我從窗口送過東西去,后來爸爸知道了,大發脾氣,就……就沒有再送了?!比缙紘肃橹f。

  “爾豪到哪里去了?”如萍顫栗了一下,縮了縮脖子。

  “他走了。爸爸把他趕走了?!彼q有余悸似的說:“那天,爸爸要掐死媽媽,爾豪去救,爾豪的力氣大,他扳開了爸爸的手,而且……而且還推了爸爸一把,爸爸拿出槍來,要殺爾豪,真……真可怕!爾豪逃出大門,爸爸大叫著說,永遠不許爾豪回來,爾豪也在門外喊,說這個家污穢,黑暗……像瘋人院,他寧愿死在外面,也不回來。然后,他就真的沒有再回來了?!薄芭?!”我噓了口氣。如萍注視著我,低低的乞求的說:

  “依萍,你幫幫忙,請爸爸放了媽媽吧!爾杰哭了三天,今天連哭聲都沒有了。爸爸真的會餓死他們。依萍,我知道你恨媽媽,但是,你就算做件好事吧,求求你!爸爸會聽你的?!薄拔摇蔽要q豫著:“明天再來看看,怎樣?”

  “依萍,我知道你有好心,我知道的,書……書桓的事,我……我……不恨你,只求你不要再……”

  我有些聽不下去了,我的耳朵發起熱來,渾身不自在。我向門口走去,一面匆匆的說:“我明天再來!”就一直穿過客廳和花園,走到大門外面了。

  從“那邊”回到家里,我感到非常的不安和難受,“那邊”的混亂和充滿了殺氣,危機的氣氛使我茫然失措。這局面是我造成的,我應該很高興,但我一點也沒有報復后的快感,只覺得迷惘,倒仿佛失落了什么。換上了睡衣,我坐在床沿上,對著窗外的月光呆呆的凝想。媽媽走了過來,坐在我身邊說:“你在想什么?”“沒有什么?”我說?!澳沁叞l生了什么事情嗎?”媽媽敏感的問。

  “有一點事?!蔽衣掏痰恼f:“爸爸把雪姨和爾杰鎖在屋子里,并且想開槍打死他們?!?/p>

  媽媽一驚,問:“為什么?”“為了雪姨有了另一個男人,爾杰不是爸爸的兒子?!?/p>

  “可是——”媽媽怔怔的說:“你爸爸怎么會知道?”

  “我說的?!眿寢尨蟠蟮恼饎恿?,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說:

  “你又怎么知道的?”“媽媽?!蔽衣恼f: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!世界上沒有永久的秘密!”“可是——”媽媽蹙緊了眉頭說:“這又關你什么事呢?你為什么要揭穿她?”“她罵我是老婊子養下的小婊子,我受不了她的氣!而且,我那么恨她,如果能打擊她,我為什么要放過機會呢?”

  “依萍,”媽媽深深的望著我說:“你知道——遠在十年前,我就知道雪琴另外有個男人了?!?/p>

  “什么!”我叫著說:“你寧可被她欺侮,被她趕出來,而不揭發她的丑行?”“任何事情,老天自有它的安排,我不能代天行事!”

  “那么,大概是天意要假我的手來懲罰雪姨了!”我愣愣的說。媽媽對我默默的搖了搖頭。

  “依萍,你也不能代天行事!而且,你用了‘丑行’兩個字來說雪琴,可是,這世界并不是樣樣事都公平的,你想,你父親一生,有過多少女人!他對任何一個女人忠實過嗎?那么,為什么他的女人就該對他忠實呢?這社會不責備不忠的男人,卻責備不忠的女人,這是不公平的!依萍,你的思想難道也如此世俗嗎?雪琴為什么一定該忠于你的父親呢?”

  媽媽的話使我大吃一驚,我一直以為媽媽是個思想古板的“老好人”,再也沒想到她會有這種近乎“大膽”的想法,我目瞪口呆的望著媽媽,半天之后才說:

  “那么,你也可以不忠于爸爸了?”

  “我和雪琴不同,”媽媽嘆口氣說:“我對男女之情不太感興趣?!彼A艘幌?,又說:“男女之間,彼此有情,彼此忠實,這是對的??墒?,如果有一方先不忠實,你就無法責備另一方了。而且,雪琴有她的苦處,她是那種除了男人之外,精神上就毫無寄托的女人。事實上,她并不‘壞’,她只是無知和膚淺,這與她的出身和受的教育有關……”

  “媽媽,你總認為全天下的人都是好人,所有犯罪的人都值得原諒!……”“依萍,”媽媽把手放在我的肩上,心平氣和的說:“當你觀察一樣東西的時候,不要只看表面,你應該里里外外都看到!”“當我里里外外都看到的時候,我會比只看表面更傷心?!蔽艺f:“我可看出這世界充滿了多少仇恨和罪惡,可以看出人性的自私和殘忍……”“你所看到的,仍然是片面的?!眿寢屛⑽⒌男α诵?,又蹙著眉說:“無論如何,依萍,你沒有權利處罰雪琴,你不該毀掉‘那邊’原有的平靜?!?/p>

  “是他們先妨礙到我,是他們先傷害了我,這一切,都是他們咎由自??!”我自衛的喊,盡力武裝自己:“他們不該怪我,要怪,只能怪他們自己!媽,你也不能顛倒因果關系來責備我!我沒有你那么寬大,我也沒有你那份涵養。媽媽,你一生原諒別人,一生退避,可是,你獲得了什么?”

  媽媽沉默了。我們靜靜的坐了一會兒,媽媽才輕輕的攬住我,用柔和而穩定的聲音說:

  “依萍,我告訴你兩句話,第一句是: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!第二句是: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!你仔細的想一想吧!”

  “很好的兩句話?!蔽艺艘幌抡f:“這不是也說明了雪姨的結局,就是她平日種下的種子,今天收到的果實嗎?”

  “可是,依萍,”媽媽憂愁的說:“你呢?你今日種下的種子是瓜呢?還是豆呢?你希望將來收獲什么?”

  我愕然,半天才說:“媽媽,你別對我說教?!?/p>

  媽媽擔憂的望著我,她的眼睛悲哀而凝肅。然后,她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:“好了,天不早了,早些睡吧!當你心平氣和的時候,好好的想一想!”媽媽走回她的房里去了。我依然了無睡意,用手抱著膝,我默默的坐著,望著月影慢慢的移動。媽媽的話在我耳邊蕩漾:我種的種子是什么?真的,是什么呢?我仰首望天,那份迷惘更加深重了。

  子午書屋(www.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· 推薦:楊千紫作品集 三毛作品集 匪我思存作品集

在線看小說 官場小說 捉蠱記 鬼吹燈全集 人生格言
时时彩平台拉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