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午書屋
瓊瑤作品集

首頁 > 瓊瑤作品 > 煙雨朦朦 > 正文

第十三章

  這天,我們埋葬了如萍。

  早上,太陽還很好,但是,我們到墳場的時候,天又陰了。夏日習慣性的風雨從四面八方吹拂而來,墓地上幾棵疏疏落落的相思樹在風中搖擺嘆息。參加葬禮的人非常簡單,只有媽媽、我、何書桓和小蓓蓓。爸爸臥病在床,沒有參加,蓓蓓是我用皮帶牽著它去的。先一天,我曾在報紙上登了一個尋人啟事,找尋爾豪,但是沒有消息。我們沒有為如萍登訃聞,我相信,訃聞對她是毫無用處的。她生時不為任何人所重視,她死了,就讓她靜靜的安息吧!就我們這幾個人,也不知道該算是她的友人、親人,還是敵人?望著她的棺木被落入掘好的坑中。是媽媽撒下那第一把土,然后,工人們的鐵鍬迅速的把泥土掀到棺木上去。聽著泥土落在棺木上的聲音,我才體會出陰陽永隔的慘痛。我木然的站在那兒,一任狂風卷著我的裙角,一任蓓蓓不安的在我腳下徘徊低鳴。我的心像鉛塊般沉重,像紅麻般凌亂,一種麻木的痛楚正在咬噬著我,我想哭,但眼睛卻又干又澀,流不出一滴眼淚。眼淚,我還是不流的好,如萍不需要我的眼淚,她不需要任何人的眼淚了!躺在那黑暗狹窄的洞穴里,寂寞也好,孤獨也好,她一無所知!對這個世界,她有恨也好,有愛也好,都已經隨風而逝了。我咬緊了嘴唇,握住蓓蓓的皮帶,皮帶上的鐵扣刺痛了我的手心。我茫然的瞪著如萍的墳穴,如萍,她是逃避還是報復?無論如何,她是已無所知,亦無所求了。

  “走吧!”不知是誰說了一句,我震了震,是的,該走了!如萍不再需要我們來陪伴了,在她活著的時候,我沒有給過她友誼,何書桓也沒有給過她愛情?,F在,她已經死了,我們還站在這兒干什么?于是,我再望了如萍的墳一眼,默默的轉過了身子,媽媽在流淚,我走上前去,用手挽住媽媽。媽媽瘦弱的手抓著我的手臂,她的眼睛哀傷而凄苦。我不敢接觸她的眼光,那里面不止有對如萍的哀悼,還有對我的哀悼。我們一腳高一腳低的下了山,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,空氣沉重而凝肅。山下,車子還在等著我們,上了車,車子一直把我們送到家門口。走下車后,媽媽先牽著蓓蓓走了進去。何書桓付了車錢,望著車子開走了。我說:

  “進去吧!”何書桓沒有動,他凝視著我,眼光奇異而特別。一陣不祥的感覺抓住了我,使我渾身僵直而緊張起來,我回望著他,勉強的再吐出幾個字:“不進去嗎?”他用手支在門上,定定的注視我,好久都沒有說話。風大了,雨意正逐漸加重,天邊是暗沉沉的。他深吸了口氣,終于開口了:“依萍,我有幾句話要和你說?!?/p>

  “嗯?”我近乎呻吟的哼了一聲,仰首望著烏云正迅速合攏的天邊。我已經預感到他會說什么,而緊張的在內心做著準備工作?!耙榔?,”他的聲音低而沉重:“我們兩個做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!”我咬咬嘴唇,沒有說話。

  “依萍,”他帶著幾分顫栗,困難的說:“我希望你能了解我的心情,我從沒有遭遇過比這更可怕的事,葬送了一條生命!依萍,說實話,如果你不存心接近我,我也會不顧一切的來追求你。我們為什么要糊里糊涂的賠掉如萍一條命?這事使我覺得自己像個劊子手,是我殺了如萍。我想,我這一生,再也沒有辦法從這個痛苦的記憶中解脫出來了。所以,我必須逃避,必須設法去忘記這件事,我希望我能夠重新獲得平靜?!彼曃?,把一只手壓在我扶著墻的手上?!耙榔?,你了解嗎?”“是的?!蔽矣蒙囝^潤了潤干燥的嘴唇,輕聲的說。

  我們有一段時間的沉默,然后,他低低的,不勝凄楚的說:“依萍,我真愛你?!彼脑捛眠M了我的內心深處,我的眼眶立即濕潤了,但我勇敢的挺了背脊,苦笑了一下說:

  “你的計劃是——”“我想年底去美國,如果手續來得及,辦好手續就走。我告訴過你,我已經申請到一份全年的獎學金?!?/p>

  “是的?!薄耙榔?,你不會怪我?”

  “怪你?當然不?!蔽医趼槟镜恼f。

  “你知道,依萍,我沒有辦法面對你,”他痛苦的搖搖頭?!澳愕哪樋偤腿缙嫉哪樢黄鸪霈F,我無法把你們分開來,望著你就如同望著如萍,我受不了。你懂嗎?依萍?在經過這樣一件可怕的事情之后,我們怎能再一起走入結婚禮堂?如萍會永遠站在我們中間,使我不能呼吸,不能歡笑。所以,依萍,我只好逃避?!薄班??!蔽液吡艘宦??!斑@樣做,我是不得已……”

  “我了解?!薄拔液鼙?,請原諒我,依萍?!?/p>

  多生疏的話!我把眼光從天邊的烏云上調回來,停在他的臉上,一張又親切又陌生的臉!眼睛里燃燒著痛苦的熱情,嘴角上有著無助的悲哀。這就是何書桓?我熱戀了那么久的何書桓?一度幾乎失去,而現在終于失去的何書桓?我閉閉眼睛,吸了口氣:“你不需要請求原諒,我了解得很清楚?!蔽移D澀的說:“那么,你的意思是,我們從現在起就分手,是嗎?”

  他悲苦不勝的望著我。

  “也好,”我虛弱的笑笑:“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?!?/p>

  他低下頭,望著地面,半晌,他重新抬起眼睛來,濕潤的眼珠黑而模糊,朦朦朧朧的凝注在我的臉上?!耙榔?,”他試著對我笑,但沒有成功?!澳阌赂业谜婵蓯??!?/p>

  勇敢?我痙攣了一下,天知道我是多么軟弱!我盯著他,“書桓,別離開我?!蔽倚闹性跓o聲的喊著:“別離開我,我孤獨,寂寞,而恐懼。書桓,別離開我!”我咬緊牙關,不讓心中的呼號迸出口來?!拔疫@一去,”何書桓垂下眼睛說:“大概一兩年之內不會回來了,你——”他咽了一口口水:“我猜想,將來一定會有個很好的歸宿……”“等你回來的時候,我會招待你到我的家里來玩?!蔽艺f,聲調出乎我意外的平靜:“那時候,我可能已經是‘綠葉成蔭子滿枝’了?!彼⑿α?,牽動的嘴角像畢卡索的畫,扭曲而僵硬?!拔視芨吲d的接受你的招待,見你的孩子——和家人?!?/p>

  我也微笑了。我們在說些什么傻話?多滑稽!多無聊!我嘗試著振作起來,嚴肅的望了望他。

  “你大約什么時候走?”

  “九月,或者十月?!薄皳Q言之,是下個月,或再下一個月?!?/p>

  “是的?!薄拔蚁?,我不會去送你了,”我說:“我預祝你旅途順利?!?/p>

  他望著我,一瞬間,他看來激動而慘痛,他握緊我的手,想說什么,卻終于沒有說。掉開了頭,他松掉我的手,輕聲的說了句:“你還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嗎?”

  “好吧,”我挺了挺肩膀:“我沒有什么再要你幫忙的地方了,謝謝你已經幫過的許多忙,謝謝你給過我的那份真情,并祝福你以后幸福!”我的語氣像個演員在念臺詞。

  “我不會忘記你的!”他說,眼眶紅了?!拔矣啦粫浤?!”他眨動著充滿著淚的眼睛:“假如世界上沒有仇恨,沒有雪姨和如萍,我們再重新認識,重新戀愛多好!”

  “會有那一天嗎?”我祈望的問。

  “或者?!彼f?!坝袝r候,時間會沖淡不快的記憶,會愈合一些傷口,是嗎?”“或者?!彼f。我凝視他,凄苦的笑了。他從口袋里拿出一疊不太少的鈔票,遞給我說:“你們會需要用錢……”

  “不!”我說:“我們之間沒有感情的負欠,也沒有金錢的負欠,我們好好的分手,我不能再接受你的錢!”

  “你馬上要用錢,你父親一定要送醫院……”

  “這些,我自己會安排的!”

  “依萍,別固執!這是我最后的一點心意……”

  “請你成全我剩余的自尊心!”我說。

  “好吧!”他收回了錢?!凹偃缒阌兴枰?,請給我一個信,我會盡力幫忙,我走之后,你有事也可以到我家里去找我母親?!薄澳阒牢也粫?,”我說:“既然分手了,我不會再給你任何麻煩了!”“你還是那么驕傲!”我笑笑,眼睛里凝著淚,他的臉在我的淚光中搖晃,像一個潭水里的影子。他的手從我的手上落下去了,我們又對視片刻,他勉強的笑了一下說:

  “那么,再見!依萍!”

  “再見了!”我輕聲說。

  “好好珍重——”“你也一樣!”再看了我一眼,他轉過身子走了,我靠在門上目送他。他走了兩三步,又回過頭來看我,我對他揮揮手,于是,他毅然的甩了一下頭,挺著胸,大踏步的走出了巷子。

  當他的身子完全看不見了,我才回身走進大門,把門關上,我用背靠在門上,淚水立即不受控制的傾泄了下來,點點滴滴,我胸前的衣服濕了一大片。天上,隱隱的雷聲傳了過來,陰霾更重了,大雨即將來臨。

  我走上榻榻米,媽媽問我:

  “書桓呢?——”“走了!”我輕聲的說。

  “怎么不留他吃飯?”“他以后再也不會在我們家吃飯了?!?/p>

  “怎么回事?你們又吵架了?”媽媽盯著我問。

  “沒有,一點都沒有吵!”我走過去,在媽媽面前的榻榻米上坐下來,把頭靠在媽媽的膝上。窗外掠過一陣電光,雷聲立刻響了?!耙掠炅?,媽媽?!蔽异o靜的說。

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媽媽更加不安了。

  “這就是人生,不是嗎?媽媽?有聚有散,有合有分,有開始就有結束,一切都是合理的。媽媽,別再問了?!薄澳銈冞@兩個孩子都有點神經??!叫人操透了心,好好的,又鬧別扭了,是不是?”我笑了笑,把頭更深的倚在媽媽的衣服里,淚水慢慢的滑下了我的面龐。窗外一聲霹靂,暴風雨終于來臨了。我眼淚模糊的望著窗外的風雨,腦中恍恍惚惚的想著書桓、如萍、夢萍、爾豪、爾杰、雪姨、爸爸、媽媽……像五彩的萬花筒,變幻莫定,最后卻成為一片混沌。

  在風雨中昏睡半日一夜,當黎明在我窗前炫耀時,我真想就這樣長睡不醒。但是,太多的事需要處理,我勉強的爬起身來,換掉睡衣。機械化的梳洗和吃早飯,蓓蓓在我腳下繞著,我拍拍它,要媽媽好好喂它。這只失去主人的小狗,在無人照料之下,我只得收養了?;叵氚肽昵?,我還曾渴望有這樣一只小狗,而現在,它真的成為了我的,而是以這種方式成為了我的,望著它那掩映在長毛之下的黑眼珠,我嘆息了。出了家門,太陽很好,濕漉漉的地面迎著陽光閃爍,隔夜的風雨已沒有一點痕跡了。我到了“那邊”,阿蘭開了門就嘮叨:“小姐,我不做了哇!我不會喂老爺吃飯,老爺一直發脾氣,好怕人??!我要回家去了哇!”

  “好,別吵,晚上我就給你算工錢!”我不耐的說。

  到了爸爸房里,爸爸正躺在床上,睜著一對虎視眈眈的眼睛瞪著門口,一看到我,就咆哮的大叫了起來:

  “好呀!依萍!你想謀殺我嗎?”

  “怎么了?爸爸?”我問,走過去摸摸他枯干的手?!拔也灰莻€臭丫頭服侍,她笨手笨腳什么都弄不好!”爸爸叫著,揮舞著他的雙手。

  “好的,爸爸,我馬上叫她走!”我說,把手按在爸爸的腿上說:“爸爸,你的腿能動嗎?”

  “昨天還可以,今天就不行了!”爸爸說,瞪著我的臉:“依萍,我是什么???”“我也弄不清楚?!蔽也桓艺f出半身不遂的話?!鞍职?,今天我送你到醫院!”“我不去醫院!”爸爸大叫:“我陸振華從來沒有住過醫院,我決不去!”“爸爸,”我忍耐的說:“如果不住院,你可能要在床上躺一輩子,醫院里隨時可以打針吃藥,而且你行動不方便,在家里連大小便都成問題!你又不要阿蘭服侍,我兩邊跑要跑得累死!”“為什么不住進來?連你媽一起?”

  我瞇著眼睛看著爸爸,抬抬眉毛說:

  “當你有人服侍的時候,當你面前圍滿了人的時候,你把我們母女趕出去!現在,你需要我們了,我們就該搬進來了嗎?”爸爸氣得直瞪眼睛,眉毛兇惡的纏在一起。但是,他終于克制了自己,放開眉頭說:

  “好吧!依萍,算你強!”

  “我去打電話給醫院,讓他們開車來接你!”我說。

  到巷口連打了好幾個電話,所有公立醫院都有人滿之患,這年頭,好像連生病都是熱門,一連幾個“沒病床!”使我泄氣到極點。最后還是一家教會醫院說可以派車來接?;氐健澳沁叀?,我叫來阿蘭,幫爸爸整理出一個小包袱來,因為我對爸爸的東西根本不熟悉。

  車子來了,他們抬來擔架,把爸爸用擔架抬到車子上,我提著小包袱,跟在后面。當擔架從客廳中抬出去,我忽然一愣,腦中浮起那天如萍被抬出去的情形,一陣不祥的預感使我渾身抽搐了一下。爸爸上了車,我吩咐阿蘭好好看著屋子,就跟著車子到了醫院。在醫院里,醫生診斷了之后,我付了住院費,爸爸被送進三等病房。我身上的錢還是何書桓前幾天留下的,只付得起三等病房的費用。我招呼爸爸躺好,爸爸對于和那么多人共一個房間十分不慣,又咆哮著說他睡不來彈簧床,要醫院里的人給他換木板的——這是他向來的習慣。交涉失敗后,他就一直在生氣。當護士小姐又不識相的來干涉他抽煙斗時,他差點揮拳把那護士小姐的鼻子打扁。好不容易,總算讓爸爸平靜了下來,我一直等到爸爸在過度疲倦下入睡之后,才悄悄的離開了醫院。沒有回家,而直接到了“那邊”。

  現在已經用不著阿蘭了,因為醫生已告訴了我,爸爸在短期內決不能出院。我結清了阿蘭的工錢,看著阿蘭提著她的小包袱走了出去。我在客廳里坐了下來,立即,四周死樣的寂靜像蛇一樣對我爬行過來,把我層層的卷裹住了。

  我環視著室內,落地收音機上積了一層淡淡的灰塵,看來阿蘭一定有兩三天沒有做灑掃工作了。室內的沙發、茶幾、落地臺燈……似乎都和以前不同了,帶著種被摒棄的、冷清清的味道。我試著找尋這屋子里原有的歡樂氣氛,試著回憶往日燈燭輝煌的情況,試著去想那人影幢幢笑語喧嘩的時刻……一切的一切,都已渺不可尋,我被這冷清孤寂所壓迫著,半天都無法動彈。終于我站起身來,向走廊里走去。我自己的高跟鞋聲音,使我嚇了一大跳,這咯咯聲單調而空洞的在整幢房子里傳播開來,使我感到一陣毛骨悚然的陰森和恐怖。

  我不敢到如萍房里去,而直接進了爸爸的房間,坐在爸爸的安樂椅上,我開始強迫自己去面對目前的種種問題。爸爸病臥醫院,爾豪和雪姨皆下落不明,夢萍也被遺棄在醫院中無人過問,現實的生活和爸爸住院的費用將如何解決?我回顧這空曠得像座死城的房子,知道只有一個辦法:賣掉這幢房子!可是,要賣房子的話,這房中的家具、物品、衣飾、書籍等又如何解決呢?唯一的辦法,是把衣物箱籠等東西運到家里去,而家具,只好隨房子一起賣了。這么一想,我就覺得必須趕快著手整理這房中的東西。但,當我站起身來,茫然失措地打量著各處,又不知該從何下手了。

  最后,我振作了一下,決定先從爸爸的東西整理起,于是,我立即采取了行動,先找出了爸爸的鑰匙,打開了爸爸的衣箱,把散放在外面的衣物都堆進了箱子里。東西復雜而零亂,整理起來竟比預料的更加困難,一口口笨重的箱子被我從壁櫥里拖出來,每一聲發出的重物響聲都會使我自己驚跳。箱子既行打開,滿屋都散放著淡淡的樟腦味,給我一種清理遺物似的感覺。因此,我一面整理,一面又不時的停下來默默出神。而每當我停止工作,那份寂靜、空虛,就會立即抓住我,使我惶惑緊張而窒息。于是,我不得不趕快把自己再埋進忙碌的清理工作中。

  就在我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,我依稀聽到一聲門響,我停了下來,側耳傾聽,在院子里,彷佛有腳步聲正沿著水泥路向房子走來,接著,腳步聲沉重而緩慢的敲擊在磨石子地上,一步步的跨入了走廊。一剎那間,我覺得四肢發冷,雖然這是大白天,我卻感到四周陰氣森森,鬼魅重重,如萍血污的臉像特寫鏡頭般突然躍進了我的腦海。我迅速的站起身來,把一件爸爸的衣服擁在胸前,眼睛直瞪著門口,看有什么怪物出現。于是,一個高大的人影排門而入,一對銳利而詫異的眼光冷冷的射向了我,我心中一松,吐了口長氣,怔怔的說:“是你?”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進來的是失蹤多日的爾豪,他蹙蹙眉頭,望著地上散亂堆積的衣物箱籠。

  “你不知道發生過的事嗎?”我問。

  “我在報上看到媽出走的事?!彼f,狐疑的望著我:“爸爸呢?”“病了,”我說:“今天我把他送進了醫院?!?/p>

  “什么???”他的眉頭蹙得更緊了,我望著他,他的眉毛和眼睛多像爸爸!陸家的濃眉大眼!

  “醫生說是心臟病再帶上血壓高?!?/p>

  “很嚴重嗎?”“我想——是的?!彼难酆煷瓜铝藥酌腌?,然后又迅速的抬了起來,繼續望著我問:“這屋子里別的人呢?如萍呢?阿蘭呢?”

  我痙攣了一下,停了片刻,才說:

  “阿蘭走了?!薄叭缙寄??”“如萍——”我凝視著他,咽了一口口水,困難的說:“死了?!薄澳阏f什么?”他不信任的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她死了,”我重復而機械化的說:“她用爸爸的手槍打死了自己,我和書桓把她葬在六張犁犁?!?/p>

  他呆住了,半晌,他的嘴唇扭曲,眼光獰惡,低低的從喉嚨里爆出了三個字:“你撒謊!”“我沒有,”我搖搖頭,緊張使我的背脊發涼?!澳鞘钦娴?,她自殺了,用爸爸的槍自殺了?!?/p>

  他緊緊的盯著我,那眼光使人聯想到電影中吃人部落發現了闖入者的神情。我背脊上的涼意加深了,下意識的抓緊了爸爸的衣服,好像那件衣服是我的一面盾牌。爾豪盯了我起碼有一世紀那么長久,我知道,他開始明白我說的是事實了。他的眉毛糾結,眼光灼灼逼人,兇惡而猙獰,這神情我似乎看過——對了,這就是爸爸鞭打我時的樣子——爾豪竟那樣像爸爸!終于,他從齒縫中迸出了幾句話語,語氣森冷陰沉:“依萍,你到底把如萍逼死了,她連殺一只小螞蟻都不敢,卻殺了她自己!依萍,她對你做過什么壞事?你一定要置她于死地?”

  他向我迫近了兩步,我也本能的退后了兩步,他的手握緊了拳,對我咬牙切齒的說:

  “你太過分了,依萍,你使人忍無可忍,如萍泉下有知,應該幫我殺了你!我殺掉你給如萍還了債吧!”

  我站著不動了,靜靜的望著他,如果他要殺我,我是沒有反抗能力的,事后他也可以逍遙法外,因為這房子里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做見證。我只有等著他動手,不做逃命的企圖,由于他正堵在房門口,我是不可能從他手中逃出去的。他對我沖過來了,我努力維持身體平衡,屹立不動,他的眼睛發紅,里面噴著火——野人部落吃人時的表情。他的手攫住了我胸前的衣服,其實,是爸爸的衣服,那衣服一直像盾牌似的被我擁在胸口。他的另一只手摸索著我的脖子,似乎企圖勒死我。我的嘴唇干燥,喉嚨枯澀,求生的本能使我心頭顫栗,天生的傲骨卻令我屹立如故。他的眼睛盯著我的,我們相對注視,好長一段時間,他的手始終沒有加重壓力,然后,他突然放開了我的脖子,痛苦的轉開了頭,喃喃的說:

  “天哪,一對爸爸的眼睛!”

  我顫栗了,真的顫栗了。我也有一對爸爸的眼睛嗎?和爾豪的一樣?他又轉回頭來望著我,我看到他臉上表情的變化,由狂怒轉為痛苦,由痛苦又轉為不安,由不安再轉為疲倦和虛弱。他那繃緊著的肌肉逐漸放松了,他的頭慢慢的垂了下去,他看到了握在他另一只手里的爸爸的衣服——那件是爸爸常穿的府綢長衫——他的臉扭曲了,眼睛里浮起一陣悲哀痛楚之色,撈起那件衣服,他默默注視了一會兒,突然放下衣服,長嘆了一聲,低低的問:“他沒有多久可活了,是不是?……我是說爸爸?!?/p>

  我的喉嚨哽塞,說不出話來。他似乎也并不需要我答復,他看來沮喪而落寞。停了半天,他望望地下的箱子,問:
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“整理這屋子里的東西,”我潤潤干燥的嘴唇,輕聲說:“準備把這房子賣掉?!薄百u掉?必須要賣嗎?”

  “是的。要給爸爸繳住院費?!?/p>

  他抬起頭來注視我,我們之間那種劍拔弩張的情勢已成過去,而在我們的互相注視中,一種奇異的感情和了解竟穿越了我們,那是神奇而不可解的,我覺得我們彼此已經諒解了。從他的眼睛里,我看出仇恨的化解和友誼的滋生,我胸中發脹而情緒激動了。爾豪,和我有同樣的眼睛,有同一的父親,有二分之一相同的血統!爾豪,在我現在這樣面對他的時候,我確確實實的知道,他不再是我的仇人。他轉開身子,低喟了一聲:“賣掉也好,以后不會有人來住了,一幢大而無當的房子,裝滿了仇恨、污穢和穩私!”

  我默然。片刻之后,他掉轉頭,想走出去,我叫住了他:

  “爾豪,你不去看看爸爸?他在醫院里?!?/p>

  他站住了,回頭望著我,痛楚又升進了他的眼睛里,他皺皺眉,搖了搖頭:“我不能去看他,那天,我是迫不得已,如果我不救媽媽,他會要她的命。我傷了爸爸的自尊,你了解爸爸,這比什么都讓他難堪。我無法去看他,他恨我,也不會原諒我?!?/p>

  我知道這是實情。爾豪望著窗外,又嘆息了一聲。

  “半年內,家破人亡!”他看看我:“你有權做你愿意做的一切,命運是自己造成的,怪不著你!如萍——她是個無害的小生物,想不到她會出此下策!死得冤枉!”

  這句話是何書桓也說過的,我心中隱痛,閉口不言。爾豪也沉默著,好一會兒,他輕輕說了句:

  “爸爸是個英雄,這世界對末路的英雄都是很苛刻的?!?/p>

  這話增加了我對爾豪的了解,他是爸爸的兒子,不是雪姨的,他愛爸爸。他也是有思想有深度的,往日我小看了他。停了一下,我問:“你現在住在哪里?”“一個同學家里。我已經找到一份工作,暑假之后,可以自己繳學費了。也該學著獨立了?!?/p>

  “你——”我猶豫了一下:“最好給我留一個地址,這樣,房子賣了之后,我可以送一半的錢到你那里去。再者,夢萍那兒也應該去看看,我想雪姨不會去看她的。她那兒的醫藥費大概也欠得不少了,現在我身上一點錢都沒有,只有等房子賣了再說!”他點了點頭,寫了一個地址給我。然后,他到他的房里,收拾了一批衣物和書籍,我又收拾了一箱子夢萍的東西給他,說:“夢萍出院之后,恐怕只好住到你那里去?!?/p>

  挾著東西,提著箱子,他向門口走,走到門口,他說:

  “你收拾東西的時候,最好把大門關上,剛才我來的時候,大門是虛掩著的?!?/p>

  我點了點頭,他走了一步,又回頭說:

  “書桓怎樣?”“我和他已經分手了!”我強掩著痛楚說。

  “為什么?”“如萍?!蔽逸p輕的說。

  他望望我,沒有說話,然后,他抬頭看了看天,轉過身子,大踏步的走了。我目送他的影子消失,反身關上房門,把背靠在門上,對著滿園花香樹影,一陣凄涼的感覺襲上心頭,我鼻中酸楚而淚眼盈盈了。

  整理東西的工作整整持續了三天,總算就緒了,一部分東西,像落地電唱收音機等就都以賤價賣給了電料行。第四天,我把箱子運往了我那狹窄的家中,鎖上了那兩扇紅漆大門,取下了“陸寓”的金色牌子,貼上一張“吉屋廉售”的紅紙條,紙條上標明了接洽處。站在門口,我對著這兩扇紅門,悵然佇立,心底迷惘而空洞。一個家,這么快就四分五裂了,這簡直是令人不可思議的,這一切,怎么會發生,又如何發生的呢?是由于我嗎?我茫然了。

  爸爸的病越來越沉重了,我很清楚他已不久于人世。在醫院里,他脾氣暴躁易怒,所有的護士醫生都被他罵遍了,連同房的病人都討厭他。他的麻痹從腿上延到腰上,由腰而胸,由胸而手,現在已經完全癱瘓了。于是,他只能動嘴,日日責罵醫生是“廢物”,是“混蟲”!

  房子終于以十萬元的代價脫了手。事實上,這房子起碼可以賣二十萬,因為我急需錢,沒有時間講價錢,而買主知道這房子發生過血案,拚命殺價,我是能早一日脫手就好一日,只得勉勉強強的賣了。我遵守前言,送了五萬元到爾豪那里去,爾豪住在他一個朋友家中,一棟破破爛爛的違章建筑里,他正在幫忙起火,帶著滿手的煤煙出來,我把錢交給他,他沒有推托,立即接受了。我知道他也迫切的需要錢。他告訴我,去看過了夢萍,夢萍已經可以出院了,但他沒錢結算醫藥費,現在有了這筆錢,正好接夢萍出來。我看著那矮小狹窄而簡陋的住宅,夢萍,出院后的她,將接受怎樣的一份生活?這天,我提著媽媽給爸爸煮的湯到醫院去看爸爸,他顯得更加痿頓了。我把湯喂給他吃,因為他不能吃肉食,這只是一些冬菇煮的素湯。吃完之后,他很沉默,好多天聽不到他發脾氣罵人,我心中不祥的感覺加重了。好半天,我才聽到他叫我:“依萍!”“嗯?”我應了一聲?!白^來一點?!蔽易剿拇惭厣?,他緊緊的盯著我看,看了許久許久,使我不安。然后他說:“依萍,我沒有什么東西留給你,只有新生南路那幢房子,就給你和書桓作結婚禮物吧!”

  我把頭轉開,掩飾我涌到眼眶的淚水。書桓!新生南路的房子!婚禮!這是幾百年前的事了?而今,書桓正在何方?那個和書桓攜手追尋著歡樂的女孩又在何方?這些事皆如春夢,再也找不到痕跡了。爸爸!他既不知我和書桓已經分了手,更不知道他那幢房子也早已換了主人!我勉強的說:“結婚的事別談了吧,等爸爸病好了再說!”

  “依萍!”爸爸責備的望著我:“你也學會說些應酬話來欺騙我了嗎?我知道我不會活著走出這家醫院了!”

  爸爸的坦白讓我既難堪又難受,我默然不語,因為我知道對爸爸而言,安慰和勸解都等于零。爸爸長嘆了一聲,慨然說:“死又有什么關系?誰沒有一死?只是死在床上,未免太窩囊!”爸爸的豪放灑脫使我心折。一會兒,爸爸又說:

  “讓我不甘心的,是沒有親手殺掉雪琴!”

  我仍然不語,爸爸沉思了好久,說:

  “我的房契在我書桌的中間抽屜里,你拿去!那兒有一個錦盒,里面還有……”爸爸停住了,眼睛瞇了起來,朦朧的凝視著窗子。好長一段時間,他就定定的望著窗子出神,直到我忍不住咳了一聲,他才收回眼光來,上上下下的看看我,低聲的說:“里面還有一串翡翠珠子,也給你!你留起來,無論在怎么窮困的情況之下,永不許變賣,知道嗎?”

  “好的,爸爸?!蔽胰崧曊f。

  “除了珠子之外,還有一張照片……當我……之后,你把它安放我貼身的口袋里,讓它跟我一同埋葬,知道嗎?”

  我不語,我十分害怕聽到爸爸提身后的事。

  爸爸又沉默了,他的眼光再度調向窗外,似乎不想再說什么了,然后,他閉起了眼睛,好久好久,都沒有動靜。我以為他已經睡著了,我站起身,想給他蓋上夾被,可是,我才拉開被,他就又輕聲的吐出了兩句話:

  “遺恨幾時休?心抵秋蓮苦!”我一愣,這兩句話太熟了,在哪兒看見過?立即,我想起這是那張照片后面題詩中的兩句,但,我故意不明白的問:

  “爸,你在說些什么?誰的照片?”

  “一個女孩子的照片……”爸爸張開了眼睛,目光如炬的射向了我:“許許多多年以前,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我是她父親的馬童!她也常騎馬,每次都是我幫她拉馬,扶她上馬下馬……她和我同年齡,十分嬌嫩。日子久了,我們都逐漸長大,她偷偷的教我念書,我偷偷的親吻她……她的父親發現了,把我鞭打一頓,趕我走!叫我‘打下了天下’再來娶她……十五年之后,我帶著軍隊回去,她已經嫁給別人了!”

  一個很動人的故事,我有些神往了,不信任的,呆呆的望著爸爸,我從沒想到爸爸會有這樣一個旖旎的戀愛故事!爸爸看看我,又說了下去:“那串珠子是我離開她去打天下時她送我的,照片是后來托人帶給我的。我以為她會等我,但她沒有等我,我帶著軍隊回去,把她搜了出來,她含淚說,她敵不過她的父母,只有嫁了!就在我搜她出來的那天晚上,她投了井。我在一怒之下,殺盡了她的全家,這是我濫殺的開始。以后,我用槍彈對付這個世界,我闖我的天下,南北望西,我的勢力縱橫數千里,可是,槍林彈雨里也好,舞臺歌榭中也好,我還是忘不了她,有了權勢之后,我收集長得稍微有一點像她的女人,就像收集郵票一樣:眉毛、眼睛、鼻子、臉龐,只要有一分像她,我就娶進來。我有了成群的姬妄,可是沒有一個是完完全全的她!”我聽呆了!頓時明白那張照片的眼睛何以那么像媽媽,大概媽媽就靠這對眼睛,能夠得寵那么多年!雪姨呢!對了,爸爸說過她的眉毛和臉龐像一個人!哎,爸爸!濫于用情的爸爸!擁有數不清的女人的爸爸!我一直以為他是天下最無情的人,可是,誰知道,最無情的人也可能是最癡情的人!人生的是是非非,矛盾復雜,我能了解幾分?而我妄以為自己懂得一切!妄以為我能分辨是非善惡,評定好壞曲直!望著爸爸干枯的臉,疲倦的神態,蒼白的須發。如果他不說,我一輩子也不會知道他也有一則蕩氣回腸的故事!他也飽受情感的折磨和煎熬!“爸爸,”好半天,我才能說話。他的神情看來已很疲倦了?!澳闼?!”“依萍,”爸爸仍然瞪著我:“不要以為只有你懂得感情,我也懂!依萍,不要放過愛情!當它在你門前的時候,抓住它!依萍!記住我的話,時機一縱即逝,不要事后懊悔!”

  “爸爸!”我喊,眼淚沖進了我的眼眶,我的心一陣劇烈的絞痛,我只能轉開頭以掩飾我即將進流的淚水。時機一縱即逝,我的時機是再也不會回來了!

  “弦語愿相逢,知有相逢否?”

  爸爸又再念那首詩中的句子了,我悄悄的拭去了淚,回過頭來,他的眼睛已慢慢的闔攏。他是非常疲倦了,冗長的談話和過度的興奮透支了他的精力。我望著他,于是,他又張開眼睛來看看我,低低說了一句:

  “她姓鄧,名字叫萍萍,心萍長得很像她!”

  說完了這一句,他逐漸的睡著了。我站起身來,輕輕的拉開夾被蓋住了他。我就坐在他的身邊,托住下巴望著他。我明白了,為什么我們姐妹取名字都是什么萍,爸爸,他真是用心良苦!我凝視著他,一直凝視著,帶著從來沒有過的孺慕之情,靜靜的望著他。爸爸的病拖了下去,到十月上旬,他說話已經很困難了。我幾乎從早到晚的陪伴著他,忙碌可以使我忘記書桓。雖然,不眠的夜把我折磨得瘦損不堪,媽媽疑問而凄涼的眼睛使我心痛,往事的回憶令我日夜惶然無據。多少的深夜,我把頭埋在枕頭中,一次又一次的呼叫書桓,又有多少次,我倚門遠眺,瘋狂的期盼奇跡出現,但,我總算撐持了下去。有時,爸爸會用探索的目光望著我,一次,他疑惑的說:

  “書桓怎么不來看我?”

  “哦,他……他……”倉促間我竟找不出藉口,半天后才支吾的說:“他有事到南部去了!”

  爸爸瞪著眼睛望著我,我想,他已經知道了一切。我茫然的站著,爸爸的這句話又把我拖進了痛苦里,書桓,他現在可能已經遠在異國了!他和我之間,已隔得太遠了!這名字彷佛已經是我在另一個久已逝去的時代中所知道的,所親近的了。

  一天,我像往常一樣到醫院看爸爸,才走進爸爸的病房,就看到有好幾個警察圍在爸爸的病床前面問話。我趕了過去,聽到爸爸在興奮的、喘息的、用他那已不靈活的舌頭在說:

  “你們……抓到她,就……就……槍斃掉她……懂不懂?槍斃……”我詫異的看著那些警察和爸爸,怎么回事?又發生了什么事?我望著警員們問:“有什么事情?”“你是誰?”他們反過來回我。

  “我是他女兒!”我指指爸爸。

  “王雪琴是你的什么人?”

  雪姨!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不解的說:

  “不是我的什么人,只是我父親的一個姨太太。她怎樣?你們在調查什么?”“雪琴!”爸爸興奮的插了進來說:“已經……抓……抓到了?!薄芭?,”我恍然的說:“你們已經找到雪姨了嗎?”

  “你沒有看報紙?”一個警員問:“我們破獲了一個走私案,王雪琴也是其中一份,現在正在調查,她身邊還有個男孩子,是你的弟弟嗎?”走私案!難道魏光雄也被捕了?我吸了口氣,天惘恢恢,疏而不漏!看樣子,冥冥中的神靈并非完全不存在了!我怔了好半天,才想起要回答警員的問題:

  “不,那個男孩并不是我弟弟,只是雪姨的兒子!”

  “怎么說?”警員盯著我問?!澳鞘切瘴旱娜说膬鹤?!你們也捉住了姓魏的嗎?”我問。

  “報上都有!你去看報紙吧!”警員們不耐的說,結束了他們的調查。警察們才走,我就迫不及待的去翻出了這兩天的報紙。近來,被接二連三的變故弄得頭昏腦脹,我是什么都顧不得了,哪里還有心情看報紙!我先翻開昨天的報紙,在第三版上,一條頭號新聞立即跳進了我的眼簾:

  “基港破獲大走私案衣料、化妝品、毒品俱全”

  我再看旁邊中號字的小標題是:

  “初步估計約值百萬余元

  主犯魏光雄、李天明已落網

  早獲情報追蹤多日破曉時分一網成擒”

  我握著報紙,一個字一個字的看了下去,正式的報導并不長,顯然消息還不十分完全。只略謂:因為早就獲得魏光雄有走私嫌疑,所以一直注意著他的行動,在昨日凌晨時分,終于當他們偷運走私貨時人贓俱獲。報紙中沒有提起雪姨,也沒有提到情報來源??墒?,顯然這是那一天晚上我供給他們的消息所收到的效果??赐赀@張報紙,我又找出今天的報,果然,一條消息依然觸目的占著第三版頭條的位置:

  “港臺走私案案外有案已查出龐大資金來源陸某人之妻王雪琴今被捕

  卷款出走案至此水落石出”

  我放下報紙,心里忽然涌起一股難言的情緒,困惑而迷惘。雪姨被捕了!法律會制裁她,如萍死了,“那邊”破碎了。到現在為止,我雨夜里站在“那邊”的大門前所做過的詛咒和誓言已一一應驗了……現在,我該滿足了!我呆呆的坐在爸爸的床前,愣愣的望著爸爸那張枯干憔悴的,和放射著異樣光采的眼睛,竟然滿腹愴惻之情!

  “依萍?!卑职趾鋈唤辛宋乙宦?,我看過去,爸爸的眼珠定定的瞪著天花板,幽幽的說:“雪琴被捕,我死亦瞑目了!”

  我震動了一下,爸爸的眼睛閉起來了,一當他闔上眼睛,失去了臉上那最后的,代表生命的兩道寒光,他看來就真像一具死尸!我轉開頭,不愿再看也不忍再看了。

  子午書屋(www.ziwushuwu.com)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· 推薦:楊千紫作品集 三毛作品集 匪我思存作品集

在線看小說 官場小說 捉蠱記 鬼吹燈全集 人生格言
时时彩平台拉人